• <track id="hgbjv"><i id="hgbjv"></i></track>
  • <acronym id="hgbjv"></acronym>

        <strong id="hgbjv"></strong>
        <track id="hgbjv"><i id="hgbjv"></i></track><strong id="hgbjv"></strong>
        我已授权

        注册

        美联储升息之际 美国经济增长过热的迹象却消失了

        2018-12-05 20:00:00 环球外汇网  履霜

          美国的就业市场看起来很热,但经济的某些部分则不然,这就是美国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面临的困境。该委员会正准备在两周内加息,这是美联储三年来第九次加息,并预示2019年还会有更多加息。

          随着最近股市下跌、原油价格下滑、房价走软以及长期债券收益率下降,这个全球最大的经济体在政府支出和减税政策推动下,实现了高于几个季度平均水平的增长后出现了下行趋势。面对经济放缓和仍在加息的美联储,美国总统特朗普可能会对美联储的批评提出一个合理的质疑:经济过热的迹象在哪里?

        “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经济过热的情况下,很难理解为何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希望将利率上调至中性水平以上,并面临更大的经济放缓风险,而考虑到财政刺激计划的减弱,它自己可能已经放缓的风险更大。”Cornerstone Macro LLC驻华盛顿合伙人、前美联储经济学家罗伯托·佩里(Roberto Perli)表示。

          “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经济过热的情况下,很难理解为何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希望将利率上调至中性水平以上,并面临更大的经济放缓风险,而考虑到财政刺激计划的减弱,它自己可能已经放缓的风险更大。”Cornerstone Macro LLC驻华盛顿合伙人、前美联储经济学家罗伯托·佩里(Roberto Perli)表示。

          佩里提到的中性利率是美联储的说法,指的是既不加速增长也不减缓增长的政策环境。目前,联邦基金利率在2%至2.25%之间,美联储官员在中性的情况下是否只有一次或多达五次加息的问题上存在分歧。

          保持在中性以下,相当于踩下了金融的加速器。高于它意味着踩刹车。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上周表示,美联储正接近代表中性水平的预估区间。

        “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经济过热的情况下,很难理解为何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希望将利率上调至中性水平以上,并面临更大的经济放缓风险,而考虑到财政刺激计划的减弱,它自己可能已经放缓的风险更大。”Cornerstone Macro LLC驻华盛顿合伙人、前美联储经济学家罗伯托·佩里(Roberto Perli)表示。

          随着美国明年的经济扩张接近有记录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时期,一些对利率敏感的经济领域,尤其是汽车和楼市,正显示出疲软迹象。过去两个季度的平均增长率接近4%,这是自2014年以来连续增长最快的一个季度,得益于1.5万亿美元的税收改革和3000亿美元的支出增长。

          然而,一些公司并没有感受到繁荣时期的到来。通用汽车公司11月26日表示,到明年年底,将在全球范围内裁减1.4万名受薪和工厂工人,并关闭全球七家工厂。

          豪华住宅建筑商Toll Brothers Inc.周二公布了2014年以来的首次订单下降。在加州面临可负担性危机和外国需求下降的情况下,订单下降了39%。

          鲍威尔强调,美国经济总体上是强劲的,尽管有一些疲软,但前景仍然看好。美联储将利率预测建立在经济前景的基础上,目前的紧缩措施旨在防止未来一年或更长时间内出现过度行为。

          “你不必担心经济过热,就能使迄今的升息合理化。”前美联储副主席艾伦·布林德(Alan Blinder)称,“到目前为止,美联储只是放慢了油门。”

          如果说有一个市场接近沸腾,那就是就业市场,失业率为3.7%,是半个世纪以来的最低水平。尽管雇主们认为合格技术工人短缺,但工资增长一直较为温和,而且没有迹象表明它们会加剧通胀。

        “在没有任何证据表明经济过热的情况下,很难理解为何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希望将利率上调至中性水平以上,并面临更大的经济放缓风险,而考虑到财政刺激计划的减弱,它自己可能已经放缓的风险更大。”Cornerstone Macro LLC驻华盛顿合伙人、前美联储经济学家罗伯托·佩里(Roberto Perli)表示。

          “美联储不能坐等薪资和物价过热。”Amherst Pierpont Securities LLC首席分析师斯蒂芬·斯坦利(Stephen Stanley)表示。

          这在价格上并不明显。美联储青睐的通胀指标10月达到2%的目标,但扣除波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核心指标上升1.8%。油价下跌可能会对第四季度的价格指标造成压力。

          美联储还在监控金融市场和资产价格,这两者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前两次衰退。

          美联储上周发布的一份报告称,它认为对金融稳定的担忧是温和的,其中提到了商业地产、企业债务和杠杆贷款等潜在问题。

          巴尔的摩约翰霍普金斯大学(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经济学教授、前美联储经济学家乔纳森·赖特(Jonathan Wright)表示,“有一种不那么传统的过热现象让美联储感到担忧,那就是金融过度,尤其是非金融企业借款。”

          “美联储敏锐地意识到,结束前两个周期的经济过热是在金融领域,而不是在工资和物价方面。”

        (责任编辑:唐明梅 )
        看全文
        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
        提 交还可输入500

        最新评论

        查看剩下100条评论

        热门新闻排行榜

        和讯热销金融证券产品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与和讯网无关。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

        0132.com_www.0132.com